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淑女。个人专栏

大千世界,任我来去如风,坚持独立思考的观点,写原创文章

 
 
 

日志

 
 
关于我

凤凰淑女,自由评论人。人民网强国博客06、07、08三年十大女博客之一。网易、搜狐均被评为著名原创评论人。多家网站邀请开辟个人专栏。写作领域宽广、在评论、杂谈、散文等方面均有大量文章发表

网易考拉推荐

那些曾经的青葱岁月---新兵战士  原创  

2007-07-22 15:08:43|  分类: 原创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些曾经的青葱岁月---新兵战士  原创 - 凤凰淑女 - 凤凰淑女。个人专栏

                                        刚刚到部队----给老兵读报纸

             刚到部队那几天,其他男兵都还没到,就只有我们16个女兵先到,,只好和一个连的老兵在一起.。那时我们很小,城市女孩并且都没有离开过家,到了新地方住集体宿舍,条件不好很不适应,那种孤独感无法排解.。那时候不知道为了什么,每天连队吃饭都要有人读报。本来都饿的不行了,还选人来读报纸给大家听,这个任务还给了我们女兵,我们只好轮流出来读报纸给男战士们听。

             那天正好遇到我来读报,我大概也读过N次了,我读报纸用普通话阅读也没什么不方便, 再说我在学校还是校广播站的.呢。 可是这次读报,却遇到了全连老兵集体兴奋,他们在下面边吃边说话,翁翁之声大过我的声音, 我本来就很饿了,还遇到了他们在下面说话,根本不听我读的报纸了,这让我感到了不被尊重,我开始忍耐着,继续读,再忍耐着,终于无法忍耐了,丢下了报纸,走回饭圈,去吃饭了.。(战士们一个班一个班围成一圈,菜盆放在地下,大家蹲着吃饭)。

    我这一丢,全体鄂然,顿时没有声音了。  连长没有办法来批评我,班长也没说啥,就这样任我耍了一次脾气。可是我现在很自责,那事情过了好多年了我还记得,想起来总觉得哪里不对,不知道是自己不对,还是下面的听众不对?这么多年了,我还一直对自己的行为不释怀,无法原谅自己的单纯幼稚和任性。

 

                      新兵营里女兵被当成了稀奇

   等新兵们都到了,我们就般到新兵营去了.新兵营里来了三百多个战士,全是湖北的新兵,很多人没出过门,也没看过女兵。我们所有的新兵都睡在一个大学的各个教室里的地下,女兵也不例外。条件很艰苦,大冬天的,很冷,窗户外面北风呼啸,铺一个薄薄的垫子在地下,晚上都冷的睡不着。 每天我们和男兵一样的训练,爬在地上若干个小时的训练,委实有点艰苦。 但最让人发笑的是,一到休息了,就有许多新战士挤到我们门口来看女兵,有的人还喊“报告”,闹的我们很烦恼,后来女兵班长去告诉了营长,不准男战士来女兵宿舍瞧希奇,这样的热闹才结束了.

 

                                    马车招摇过闹市

     我们部队所在的地方时兴马车,我们连也就有了一匹马和一辆马车.那是我们部队常用来拉粮食和蔬菜给养的.大街上跑的,还有野战部队的很多辆马车,那时候那个地方驻军很多,而大街上却少有汽车.

   那个养军马驾驶马车的,是个河北楞小子,他似乎比我们晚一年来部队,分去喂马和驾马车,那是他的强项,大概在河北农村就有这个活路,他都不需要学习就会了. 他常用胡豆喂马,女兵们喜欢私下里偷一点他的胡豆,然后想办法炒着吃,那时候什么吃的都没有,每天饿的很,偶尔吃一次包子或者馒头,就有战士用筷子直接戳它十多个,有个那么秀气的战士,一个人吃居然吃了15个包子,我听着瞪大了眼睛!

    再说那个喂马的战士,他可以潇洒地驾驶着马车上大街去,这让我们很羡慕,我们要上一次街需要走很远,而且不是每个周末都能请假,好不容易去上一次街,主要是为了去吃那个川北凉粉,和希望有幸在大街上遇到老乡,那就可以站在街上说几句话了.那些老乡是野战部队的,他们也喜欢成群逛街,如果遇到我们,他们也很高兴.当然这样的机会毕竟不多,部队是不允许战士谈恋爱的,因此看到所谓男老乡也不过是说几句话而已,没什么别的意思.那时候很小,连恋爱是啥都不懂.

    但看着那马车风驰电掣地跑来跑去,就很想坐上去兜风! 这个念头想了很久一直没实现,一直到后来和那个河北楞小子熟悉了,才有机会去坐马车了. 他很乐意搭乘女兵去街上,但他又怕人说,就喊我们走远点等他,他再把马车驾出来接上我们去市里.我们就这样得意地,终于可以坐上马车去市里兜风了,哈,真有意思啊!那时候就那么容易满足,一点小小的乐趣就高兴的很.

    我们连队外面是一个45度斜坡,每次马车出去,那个河北楞小子都站在马车上,挥舞着鞭子,衣服被风吹起来飘荡着,头上的中分头也飞起来,看起来有点潇洒,但也有点野性,我们宿舍就在门边上,我们都愿意看他撒野般地将马车赶下斜坡,那样子实在是让人想起了---汉奸吧,不过要换一个对襟的稠子衣服,再挂两个盒子炮.

    那个战士养马养的很好,就一直养下去了.但有一天他却走路一拐一拐地,我们不敢问他发生了什么事,只看到其他男战士问他的时候,他笑的很尴尬,大家取笑他,似乎是做了个割啥的手术,那时候我们不懂,也没有女兵会发傻去问他什么.  后来听说那个战士复员了,回到家乡后,因为一次车祸死了.

 

 

 

                                        野战部队的哨兵

                 

    我们部队在东头和西头各有一块营房,中间隔着野战部队的师部,那些路就是在庄稼地里踩出来的小路,黄泥巴路下雨就很难走.但我们常为了照相和购买吃的东西去野战部队师部,也要穿过他们师部去我们另一块营地去训练什么的,野战部队两边站岗把守着,一边是侦察连,一边大概是警卫连.这样我们来回经过,都要受到他们的盘问,"站住!那个部队的?",他们总是这样吓唬我们,我们也只好老实站住,让他们盘问,告诉他们我们是某个部队的,他们才放我们走了,虽然我们都穿着军装,但还是老实服从哨兵的盘问,人家在执行公务,哈.有的是老乡,以前不认识的,后来认识了,大家发笑.

 

                                            我们的军事训练

 

    在警通连里,也是要训练的,有军训,也有值班电话训练.我们还是常常做什么"枪上肩"训练,还有瞄准训练什么的,那个枪,在男兵手里玩的很转,在我手里就重的不行,我其实到最后也不喜欢那个枪,从来没有把它拆开然后一个人单独装上去的,包括压子弹,都觉得很费劲.没人相信,一个当兵若干年的人还不会拆装一支枪,我的确是不会.枪上肩和刺杀动作,对我来说,那个枪实在是太重了,我很不喜欢训练,但也没办法,总是腰酸背痛地训练着.

    有一天,有个女孩子提着枪很狼狈地逃回了宿舍,我正在宿舍,看她狼狈我都好奇怪,那个下午,我们都该爬在大太阳毒日头下做瞄准训练的,她跑回来干啥?接着就听到一个老兵在打门,但门被那个女兵锁了,就听到那个老兵扯开嗓子臭骂她,非要打她不可.后来才知道,那个老兵是个汽车兵,已经是义务兵了。原来他们都在训练的时候,那个老兵说话随便,将这个女兵说生气了,她也厉害,站起来不知轻重地直接提着枪就把枪托捣在那爬在地上的老兵背上!把那老兵打的大概差点脊梁就断了,这下非要揍那个小女兵了,哈哈,原来是这样.后来规定,不许在训练时候讲话,违反者受罚.这机关兵和连队是不一样,有女兵,有老义务兵,不大好带.

 

 

                                     半夜的紧急集合

 

                    有人问,在部队最怕什么,我觉得我最怕半夜紧急集合,我们部队也是要在半夜搞紧急集合的.哨子吹的尖利,刺激着你熟睡的神经,就要立刻起来,穿衣服,打背包,闹的不亦乐乎,第一次紧急集合,这群女兵真是闹笑话了,大家都在一分多钟就跑出来了,女兵却用了四分钟,还没把被子打好包,就那样抱着出来了,根本无法背着跑,一跑就散了,连长只好让她放地上叫老兵帮她迅速打了,背上就跑. 

       我们背着枪,背着背包,天上下着雨,还穿着雨衣,不知道跑了多远,总之我早就跑不动了,黑灯瞎火的,为了我不掉队,男战士们把我的枪,背包都接过去了,我还是跑不动,要死了,体力不好,没有办法.就有班长过来夹着我的胳膊楞把我拖到了目的地.到了山上,天大亮了,我们浑身水和泥,喊大家立正,站好,我两腿发软,简直无法站稳,走了一步,就一家伙就摔了个直直地爬下,在全连面前,脸丢大了,摔下去的时候几乎晕倒,就听到男战士列队里发出哦!的声音,我知道他们不是笑我,而是怜悯,女兵那么小,那么可怜,吃苦了.我赶紧爬起来,不能哭,不能喊累,也顾不上全身都是泥水,总之要象个战士一样站起来.

 

                                神圣的通讯值班

     后来我们结束了新兵生活,被分在了通讯班守电话总机.那时候是需要人工转接的,我们的总机班每天24小时有人轮班,晚上轮到了,就只能在总机房守着了,我们半夜饿的不行,也没有夜班饭吃,几个人就到部队自己的菜地搞了些花菜什么的煮着吃,这样的日子没过几天,领导怕机房里失火,本来准备警告我们的了,但这个时候,有个女兵半夜值班就把煤油打倒了引起了火,为了不让火势蔓延,她用脚去踩火,引燃了裤子,那的确良烧焦了就贴在腿上,把她的腿烫伤了,去住了好久的医院。这样,我们从此不能再在机房里点火煮吃的. 改为拉个床躺着值夜班. 

             这个值班最怕睡着了不醒,耽误了事情就麻烦了.可是年轻瞌睡多,白天训练又累,有个女战士就在值班的时候睡沉了,但很不幸她遇到了紧急军事通讯训练,结果所有的灯全亮了,她还是不醒,直到军务值班参谋直接到机房喊她,才把她喊醒,她睁开眼睛一看,吓傻了,全部灯都亮了,她都不知道该接那一个.接住就被司令员臭骂了一顿.要不是她太小,大概她就要受处分了.从此我们都不敢在值班的时候掉以轻心.

 

                                 女兵寝室的趣闻

             女兵寝室无论如何不能做到跟男战士一样的"一条线",牙膏牙刷,水壶杯子,盆子鞋子,都要一条线,再多的人也必须那样,连挎包,皮带等挂在墙上的东西,也必须是一条线,被子要折成四方型的,有菱有角,这随便怎么样教,我们都闹不好,男兵班长到女寝室来教我们女兵折被子,可是谁都忸怩,不想让班长拿自己的被子做示范.总之,学了半天,也没学会.女兵宿舍每天能折好被子就算不错了。

           女兵还爱吃零食,就算钱再少,房间里总有许多吃的,有的时候就很得意的拿来招待老乡,那些男的所谓老乡就冒着"几乎是生命危险"跑到我们部队,进到女寝室来玩,吃我们准备的零食.这个举动让本连队男战士和连队领导很是气愤,但又没办法. 但这个问题作为一个问题,给我们记着,等到入党入团的时候,就是大问题.

            有次我被额外批准探家,回来带了很多东西给女兵们吃,大家吃的很高兴,鸡蛋壳粽子壳都没来得及收,仍在门背后,就遇到有事情,大家都走了,房间里还有一只小白兔,那不是我带来的,是她们几个检来玩的,.可巧这次就遇到了司令员来检查警卫通讯连内务,这可把我们吓坏了,房间里很脏,兔子怎么办呢? 我就小聪明地把兔子放到我被子里盖上,并锁了门跑了.可是一出来就遇到了排长,他喊我必须打开门,让司令员检查,我很尴尬,随着他们一大群人去我们宿舍检查,司令员看到我床上被子散乱,就说,被子怎么也没折?! 他随手一掀,那被子底下的兔子就跳出来了,把司令员闹的一楞,随即他又好气又好笑,觉得女兵实在是捣蛋的可以!  兔子跳出门去了,我很尴尬地把被子折好了,等着司令员批评呢,他却笑了,他说,“你们女兵啊,吃的好啊,还吃营养品呢,门背后都是鸡蛋壳,一堆垃圾啊,快收拾了”!他带着人就走了。我赶紧把垃圾扫了出去倒掉,把内务整理好。但我想这次要挨骂了大概,但司令员没有当着男兵骂我们,他把女兵都组织起来,给我们讲话,他批评女兵有骄娇二气,需要很好的磨练改造,批评女兵自理能力差,宿舍太脏,裤子泡了一周也不洗,大概都放臭了!他还说,听说有的女兵很好吃,一次竟然吃掉了10只冰棍,(他那里听来的?我都不知道),以后不许这样乱吃,吃坏了肚子怎么办?要学会节约;他把检查卫生遇到被子里跳出兔子,当做了一个笑话,自己也笑的很开心,大概他觉得我们很傻。这个事情就这样过去了,奇怪的是,后来连长排长都不再提这个事情,我也算蒙混过关了。大概他们觉得我们实在是太小,需要引导和教育传帮带,把部队的好作风一点一滴传授给我们。当时我是很调皮的,现在想起竟然觉得很是羞人呢,一群小女兵当年竟然是那个样子?都似乎不可思议。

 

                               参加劳动改造思想

               后来因为我们穿自己家里带来的的确良衣服和袜子,也被批评过“资产阶级思想严重”,还被批评“往脸上擦粉,喜欢臭美”,都当成缺点来批评,说不象个战士。其实我没有擦粉啊,不过就是长的太不贫下中农了,无论怎么努力,都给人娇气的印象。没办法,那时候在部队里,要背,要扛,要担水挑土的,还要下田收割和插秧,这些劳动我都不会啊,又没有体力,实在是担不动的,因此,从来不受表扬。 终于我被表扬了一次。那次是在部队自己的田里收割了麦子,我们学着打麦场,用一个竹子编的东西甩过头顶,然后打在麦子上,大概是人工脱粒,我穿着一双时髦的凉鞋,那天我很童心,现在想起来应该是没有长醒,懵懵懂懂地。我将脚往天上一甩,踢掉了一只鞋,再甩,又踢掉了一只鞋,光着脚丫子跟着干部们学打麦子。一直认真地干了一个下午的农活,到吃晚饭的时候,我受到了机关那位管理我们的干部的表扬,说我“终于进步了”。呵呵,我进步了吗?我总觉得那是在玩呢。那时候就那么不懂事。

 

                                   部队宣传队

             后来,我们算是改造的差不多了吧,我就进了部队的宣传队了,我会拉二胡,还能唱歌,但部队当时分配我干的,是弹月琴,从来没有学过这个,也被当成任务一样地学会了。在宣传队的日子里,走遍了我们那个区域的所有县份,凡是有部队的地方,就有我们的足迹,大巴山的深山老林里,还有许多人迹稀少的地方,我们都去过,因为部队在那里执行任务,必须要去慰问演出。在大巴山上那次很惊险,车在云端上走,路况不好,汽车半个轮子差点就掉下万丈深渊,司机吓出一身冷汗,停下来很久都在冒汗,可是我们那个时候,却居然不知道什么叫死,丝毫不怕。 

            慰问的战士里,很多都是我们新兵营见过的,他们把我们认识的牢,我们却早就不记得他们,所以一到一个地方,就有很多人过来招呼我们,说是老战友拉,我们总是很诧异的问,“是吗,当时有你吗?我怎么不记得你”?可是他们不计较,说,“我们记得你们啊,你们人少,我们多嘛”。,我们走的时候,部队战友们站在公路两边欢送,唱着“一路上,多保重,山高水险。。。。。。”唱的我们眼泪花花的。其实他们自己才在山高水险的地方驻扎着,守卫着,他们是最可爱的人。

           那些可爱的湖北兵,现在也不知道去了那里。

 

                           浪漫的战士生活

            兵当老了,可以探亲了,就坐着火车回家去。那时候火车很慢,每站都停,有的站要停好几分钟。半路上,火车在一个大站停留,我下来买东西,很多人都下来休息。我一个人穿着军装很拘束,不大和地方的人说话,憋的也很难受,很希望有个熟人出现就好了。突然看到另一节车厢下来一个人,也穿着军装,大概有1米80的样子,穿着北京布鞋,一看就知道是那里来的,我眼睛近视,又没带眼镜,只隐约觉得那人面熟,就老远地就喊人家,“嗨,过来!”他大概也以为遇到了熟人,高兴的跑过来,等他站在我面前,我怎么看,都不认识他,啊,我认错人了!他也很尴尬地看了半天不认识我,啥也说不出来,就嗫嚅了几句,我只好尴尬地对他说,“实在对不起啊,我,我认错人了,我以为你是我的老乡呢。”说完 我赶紧逃上了自己那一节车厢,心里骂着自己是个“傻蛋”,那么卤莽,让自己和人家都好不尴尬!

            

                     部队开始退伍了,我们也当成老兵了,一批一批过后,就该我们退伍了。我们这群女兵因为各种原因一个都没有留下,全部退伍了。当我知道了自己要退伍的消息后,就觉得要去野战军侦察连老乡那里去告个别,那里有我好几个同学、老乡和经常到我这里吃东西聊天的几个北京和重庆人。

                野战部队前几天才搞了联合演习,他们的大炮和军车以及坦克在河谷里做威武雄壮的联合演习,我们所有各个部队的女兵全都在山坡上看他们的演习,他们实在是很威风,这其实是针对着越南边界问题的演习,两国立刻就要宣战了,边界上早就开始摩擦了,局势当时很紧张,不过是我们战士不知道背景情况。 我一惯崇拜他们野战军,总觉得他们才是真的军人,我们机关兵简直不能和他们比的。由于我们的崇拜,让那些在野战部队当兵的战友就有了许多得意感。

               这次我要去侦察连,但事先我并没有给他们讲,当我和另一个女兵走到他们连队的时候,他们正要开晚饭,我的战友赶紧把我们介绍给他们的连长和指导员,说这是我们的同学和老乡,来看看我们几个的,她们退伍了。他们的连长十分热情,把我们安排和他们一桌吃饭,那晚他同意大家喝白酒,于是全连战士们就都喝了酒。连长用大缸子端给我们一些白酒,我哪里敢喝啊,我简直羞死了,为自己的卤莽而害羞,跑到这里来让自己发傻啊,那些老乡跟老鼠见了猫一样害怕,他们都不敢过来和我们说话,我们也不敢给任何人敬酒,那一敬就会没完没了的。但侦察连的盛情款待,却让我很感动,吃完饭,我们谢过连长指导员,赶紧离开他们部队了。满心都是尴尬,心里批评自己:胆子忒大了!女兵跑去侦察连玩?闻所未闻!不过我胆子的确很大,似乎就没怕过什么。

               经过了这许多年了 ,没想到我跑到侦察连去吃饭的场面,不但我记得,还有许多人记得呢。一次到一个场面吃饭,人很多,其中一个人已经当了某部的副司令员,他竟然就是侦察连的,他还非常激动的说起了当年那次我们去他们部队喝酒吃饭!那时候他是个战士,蹲在下面吃饭喝酒,全连一百多号人呢,他并没有被我们注意,但那个事情他记的牢牢地,竟然还认得我呢。啊哈,羞死了也,我那是出洋相啊,那时我们太年轻,那时我们不懂事,但那就是青春的岁月,那就是年轻的岁月。

              终于离开部队了,我们女兵人少,且都是一个一个离开的,部队也没有专门派人送,即使哪个男战士心里不舍得想送我们,他也是不敢的,部队有纪律,男女不能交往。我早就把东西捆成几个大包,托汽车团的一个经过我们部队的陌生司机带到家里,那战士和我从来不认识,但我说我退伍了,请帮忙带回去吧,他就认真地给我带去了,实际上他叫什么,那个部队的番号,我都不知道,但当时人和人之间就那么信任,不会出什么差错的。

               我必须赶早班车去重庆,起的很早天还大黑着,一个还没走的女兵陪我 ,我们走路去长途车站,在蒙蒙晨曦中遇到一队战士晨跑,他们跑过去了我也没注意是谁,但一会那个带队的又跑回来了,原来他是就我们平时常在一起聊天的侦察连的北京人,那天喝酒有看到他,现在他是代理排长了,今天他带队跑步呢。他在汽车灯光下看到我了,就折回来跟我道别,那样的场面有点象电影吧,两个人站在黑暗里,心情复杂,无法说什么,离开部队离开战友,心里还是很难过的,我跟他握手告别,希望他们都保重,再见了部队,再见了我的战友。从此我们各奔天涯,几乎就没有再见面。

         

 

 

那些曾经的青葱岁月---新兵战士  原创 - 凤凰淑女 - 凤凰淑女。个人专栏

 

 

     

   

  评论这张
 
阅读(504)|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