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淑女。个人专栏

大千世界,任我来去如风,坚持独立思考的观点,写原创文章

 
 
 

日志

 
 
关于我

凤凰淑女,自由评论人。人民网强国博客06、07、08三年十大女博客之一。网易、搜狐均被评为著名原创评论人。多家网站邀请开辟个人专栏。写作领域宽广、在评论、杂谈、散文等方面均有大量文章发表

网易考拉推荐

美国华人:奥巴马当选是最悲哀的民主政治   

2008-11-07 10:00:23|  分类: 精彩网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国华人:奥巴马当选是最悲哀的民主政治

  主持人:窦文涛

  嘉宾:郑浪平李灵

  本期话题:奥巴马能不能当好美国总统

  窦文涛:《锵锵3人行》现在这个美国总统大选,搞的跟地球总统大选似的。

  郑浪平:差不多,全球化就是这样子嘛。

  “从来没看过美国年轻人如此投入美国的选举”

  窦文涛:所以今天我请来两位美国的华人,郑浪平老兄。今天还拉来一位你的老友,文化政治学者李灵教授。两位可得好好的聊。我知道说是您就是躲大选,我们奥运的时候讲有“避运”,你这个“避选”避到北京来了?

  郑浪平:是的,因为这一次的选举真的让我们这一些真正关心美国政局的人,甚至可以说是心里面是十五个吊桶,七上八下的。

  窦文涛:不是奥巴马气势如虹嘛。

  郑浪平:对,就是因为他越气势如虹,大家越觉得说美国现在面临到这样,整个金融跟经济系统近乎崩溃的状况之中,这个从来没有什么执政经验的年轻人满嘴讲的话又是那么样子的漂亮、那么引起大家狂热,那么能不能够管理这个国家?我们已经遇到太多讲话非常厉害的。

  窦文涛:我听你这么说,感觉是要投麦凯恩的票?

  郑浪平:没有,我这一次是弃权投票,因为我在加州登记的是通讯投票,所以我在一个月前就领到选票了。

  窦文涛:那你为什么呢?

  郑浪平:所以经过一个月的考虑之后,两个人我都觉得说投不下去,所以没有办法,只好逃避这场选举。

  李灵:我也是完全弃权,理由是像麦凯恩这样的人,他实在也带不了什么希望,像奥巴马这样的人,我们也看不到什么希望。他虽然演讲是慷慨激昂,激愤人心,弄的小年轻人就像文化大革命的演讲似,简直是不得了,真是我从来没看过美国年轻人如此投入美国的选举。

  郑浪平:对,因为前两个月我去我儿子读的加州大学,可不得了。美国的大学平常没有人谈政治,大家都是年轻人,做年轻人的事情,政治对于年轻人而言是一个很遥远、或者是有一点俗气的事情。

  窦文涛:对啊。

  郑浪平:可是这次完全不一样,大家都在谈改变,然后都谈奥巴马,只要一谈到奥巴马的话,马上共鸣非常非常响,犹如流行音乐会一样,大家都同一个口号。看了我这种上了年纪的家长去的话,大家都说你一定会投麦凯恩吧,我还没讲话全部人都开始哄笑,就是说这里有一个怪人。

  李灵:好像不提奥巴马的话,说明是不合时代潮流、实在没有改变的愿望、你实在保守、腐朽、老朽,是这么一个感觉。

  窦文涛:我从你们的话里是听出爸爸们的牢骚了。

  郑浪平:好像觉得说,这些年轻人被布什总统虐待了八年,还是被封了口,现在终于有机会能够说我有话要说。

  李灵:我要改变、我要释放,有这么一种感觉。

  “奥巴马只凭口才好就当总统美国太邪门”

  窦文涛:不过,既然你刚才说像个大流行音乐会,我还真给你们看一个小段子,人家年轻人在网上做了奥巴马、麦凯恩跳起舞了。我是看这个什么民意调查这个分析,因为中国现在不是闹股票嘛,我觉得怎么这个美国总统大选选情就跟股市似的。比如说到前几天,这个奥巴马到什么49%,但是呢麦凯恩44%,但是又有一个什么族群,他们占到了6%,这6%到时候很有可能倾向麦凯恩,这样的话,麦凯恩还是有一线生机,说的就跟股票似的涨涨跌跌。

  李灵:是,所以现在整个的选情,就是扑朔迷离。我跟你讲,现在族群的分裂,特别是海外的华人特别不安心。

  窦文涛:我正想了解这华人怎么想的?

  李灵:海外华人特别奇怪,本来在加州,很多民主党,华人特别喜欢民主党的。这下奥巴马出来以后,华人一下傻眼了,根本就不愿意把票投向奥巴马。

  窦文涛:为什么?

  李灵:半年以前,他们都看好希拉里,都跟我讲,我也觉得肯定是希拉里赢了,奥巴马赢不了。奥巴马为啥赢不了?第一,他没当过州长,没有政治经历,年纪这么轻,怎么一下子就凭着口才好,演讲就能够当总统?那美国也太邪门了吧。

  而且年轻人这么喜欢他,好多我的同事都是跟我差不多年龄的人,他就问我,他说你这方面有点研究,你认为奥巴马真的会赢吗?我说开什么玩笑?奥巴马赢的话,那整个美国天下大乱了。现在果然赢了。

  他说他的儿子跟他想法不一样,结果我的儿子跟我想法也不一样。他说老爸,你这次准输。半年之前我根本不承认这个输,现在我认输了,奥巴马赢了。

  奥巴马当选少数族裔在美政治地位受威胁


郑浪平:我还得跟你讲一个事实。我们那边加州的民主党照例都是要把华人的选票巩固在手嘛,所以就在后面赞助了一个南加州一些名嘴,还准备开记者会,其实目的就是借着名嘴讲一下奥巴马好处,让大家投票。

  没想到这些华人名嘴过去一向都是亲民主党的,而且这次的活动也是民主党在背后出的钱,没想到面对记者的时候,几个名嘴一交换意见,发现说,他们对奥巴马这个票投不下去,觉得虽然大家都是少数族裔,可是这个少数族裔如果用这种方式,就凭着这一张嘴巴就能够当选的话,恐怕对于少数族裔未来在美国的整个政治地位,会出问题。

  李灵:所以名嘴全都闭嘴了。

  窦文涛:那是因为奥巴马是更牛的名嘴。你们老说他就凭演讲,你听过他演讲到底有什么魔力啊?

  郑浪平:哇,非常有魔力,你想想看,他几乎给别人带来一种幻境。告诉你整个美国梦、然后告诉你整个的前景,好像你只要选他的话,你就整个的前途、整个坦途就出现了。很少有政治人物用一种布道的方式,然后所描绘这个天堂,几乎就随便让你只要一信就可以得救,票只要投给奥巴马,整个就可以改变。

  窦文涛:那当年克林顿不也是很会演讲吗?

  李灵:比不上他。

  郑浪平:比不上,绝对比不上。

  “奥巴马把政治当宗教”

  李灵:他能够做到好像现在选奥巴马的是代表先进的、进步的、时髦的,比较英文讲叫smart的那种做法。如果你不选他,就代表落后的、腐朽的。他弄成这样了。

  郑浪平:我几次在电视前面看奥巴马演讲,我跟我太太坐在那边我都觉得说,如果你不看他是奥巴马,你真的被这样子的一个演讲给吸引了。

  窦文涛:可以当教主了。

  郑浪平:对,他有这种味道。他有点好像把这个政治当做一种宗教来传播,他给别人都是一个希望。可是你看到,都是一个泡泡,很漂亮,可是落实在哪里?没人知道。

  李灵:当然也有一个背景,他是完全的平民,又是一个黑人,全都是第一次,所以他本身的身份都给人们一种眼目一新的感觉,他本身站出来就是一种改变。

  奥巴马和中国的渊源

  窦文涛:对,而且我听您刚才讲到海外华人的复杂心理,我查了一下他的家底儿,奥巴马还跟这个中国挺有缘。

  李灵:有亲戚关系。

  窦文涛:比如说他身上有什么肯尼亚血统,他还在印尼生活过。他本身又是非洲裔,属于黑人嘛,是吧,他又是美国人,而且呢,说他的弟媳就是中国人。

  郑浪平:没错儿。

  窦文涛:他的一个妹夫也是一个中国人。

  李灵:还生活在深圳呢。

  窦文涛:那你们怎么不爱奥巴马当呢?还说华人怕他当选?

  李灵:华人怕他当选,少数族裔最怕他当选是有一个原因的,因为少数族裔到了美国生活以后,他们觉得美国统治了整个社会是比较稳定的,你突然冒出个少数裔来,大家有一种不安全感、有一种不信任感、有一种失落感,有这么一个味道。并没有从他当选有一种自豪感,相反。

  窦文涛:这个很奇怪呀。

  李灵:这个很奇怪。

  郑浪平:除了非洲裔的人,那整个社区现在几乎可以说是全部动起来了。

  李灵:其实非洲裔的人也不同。我这次坐飞机回国的时候,坐在我边上的就是一个黑人,我跟他谈起,我说这一次黑人要当总统了。他说当然,他很喜欢,但是他还是很担忧,为什么担忧啊?第一,担忧他当不下来,因为他确实没有经验,担忧他中途夭折,担忧他可能受到白人的极端主义者的攻击,等等等等。还担忧他什么?被白人整个政治集团操弄、玩弄。

  窦文涛:或者是引起什么族群冲突。

  郑浪平:对。

  窦文涛:最后黑人还觉得自个儿受害倒霉。

  郑浪平:大家少数族裔反而怪黑人,不应该强出头。你强出头美国还有63%是白人,整个社会从学术到工商到所有的地方,都是白人控制。非洲裔的人那么少,又不是很杰出,没有大功于国、大德于民,做出一些真正轰轰烈烈的事情,让大家觉得说不能不买你的账,那你就凭着一张嘴巴,四年前还是一个没人知道的律师。

“奥巴马可能是白人集团的玩偶”

窦文涛:这不就像是华尔街那个期货嘛,金融衍生工具嘛,他将要做一番轰轰烈烈的事情。

  郑浪平:没错。

  窦文涛:李灵教授过去别人都说你灵啊,上回小布什你都猜中了,这次大跌眼镜。

  李灵:大跌眼镜真的,你看我半年以前我回达拉市,因为我生活的时间久嘛,很多人都熟,而且我对这方面有点兴趣,也写过一些文章,华人都来问我,这次你看希拉里真的会输吗?奥巴马真的会赢吗?我说不会,奥巴马赢不了。第一,奥巴马没当过州长;第二,奥巴马根本没有在美国总统白宫当中有任何的经验;第三,他毕竟是少数族裔;第四,我们还是相信白人的眼光的,他们不会轻易把这个白宫的位置让给黑人。

  窦文涛:要不怎么叫白宫呢?但是,我也听到有一种论调,反而是中国人说,说这人家美国制度好,选谁其实都一样,它整个有一个制度在那里,互相制衡什么的,你们怎么看这个问题?

  郑浪平:这一次大概互相制衡可能会失败,因为在国会上面,那比白宫选举还要精准。因为它是改选1/3的参议院,所以大概两会,参议院、众议院都是民主党,而且不但是多数,可能是超过60席的绝对多数。所以呢,这一次国会跟白宫都会在一个政党的结构之下,这就有点像台湾这种所谓完全执政了。一党独大了。那这样子的话,整个节制的话可能就比较麻烦了。

  甚至大家认为这一次有那么多美国一流的外交、财经的这些好手,都团结在奥巴马的手下,是整个白人集团的一个阴谋,要打出一张黑人牌吸引大家,觉得说整个改变的时代来临了,可是到时候下面这一些人真正替他来做决定。就是李灵教授所说的,到时候真的谁做总统,反而变成一个大问号。

  奥巴马会不会成为第二个肯尼迪

  李灵:所以他现在选的几个人都是很强,像拜登在参议院里面、在国会里面德高望重,非常有威望。他选了一个财政顾问是格林斯潘之前的一个财政顾问,他曾经力揽狂澜的救了华尔街的Worke,解决了华尔街的风暴。还有一个就是外交顾问也是非常厉害。所以从中美关系来讲,他这套班子是好的,是不错的、能够稳定的,不会出大乱子。不过从奥巴马执政来讲,潜伏着很大的危机。第一,奥巴马依靠他们能做事;第二,如果奥巴马的能力不在于他们之上,控制不住他们的时候,奥巴马成了一个大的玩偶。

  郑浪平:人人都认为我比总统强。

  李灵:而且奥巴马根本说不了算,是台前的玩偶,傀儡,其实他们在做双簧,这就是一个潜伏的争论。有些民意就担心这一点,奥巴马现在好多人选他,其实下来是中了别人的圈套。

  窦文涛:但是我也听说,说是实际奥巴马这个人确实还是比较有才干的。

  郑浪平:对,他当然是有一套没有错,可是问题是你要跟白宫这么复杂的一个背后政治力量对抗的话,你只要前六个月做不出什么成绩来,一场新的政治风暴可能一转过来,大家开始要丢奥巴马的话,那就是崩溃一样的垮下来。

  李灵:顷刻之间。

  郑浪平:说不定会出现美国历史上面很少有的国会会弹劾总统,总统只要做出任何一个改变超过、或者是改变不出来,很有可能共和党一点火,一呼百诺。就跟当初大家是一股热情投奥巴马,现在一股热情开始要打倒奥巴马。然后大家都说的更糟糕的是,副总统早就在那一边准备入主白宫,因为拜登是华盛顿的老华盛顿。

  窦文涛:这是有点阴谋论啊?感觉白人集团先把他这个副手选好,将来准备让这个副手上位?

  郑浪平:对。

  李灵:是,现在已经有人在议论了,就是奥巴马会不会成为第二个肯尼迪。已经在议论这个问题了。

  窦文涛:不是有人说都给抓起来了吗?要刺杀他嘛。

  李灵:那个抓起来是抓起来,还有没抓的呢,还有没被抓住的呢,还在继续存在呢。有些根本不需要抓,因为整个白宫是个大的集团,政治也是讲实力的,奥巴马这阵子虽然当了参议员,但是在整个白宫圈子里面,在国会圈子里面,他并不是第一,他并没有一个很实力的家、有实力的后盾,他不像现在的布什有很大实力的后盾作为他的支撑,他没有,所以就很有可能误入这个玩偶的圈套。

  窦文涛:那你是刚才讲立大功,我又想到麦凯恩。我觉得美国人这个价值观也很有意思。说麦凯恩是越战老兵嘛,老英雄嘛,但是我看他这个老兵基本是都是事故英雄。什么航空母舰的飞机上出了故障,掉了个炸弹下来把他的飞机也炸了,别人都死了,他活了,就为这个他得奖章。美国人有意思。

  郑浪平:是,所以他这个不是正面的英雄,只是大难不死,只是为国家受过这一些那个俘虏营的这种痛苦,不是给美国人带来一个正面、打大胜仗然后立大战功,不是这种。

  李灵:所以美国这方面也有点公平的,就是你为美国出过力了。

  窦文涛:当过俘虏。

  李灵:反正你的生命为它是付出过了,俘虏活回来那是侥幸,但是你本身是该死的,活回来也是你的事,但是你这个精神、你为美国的付出,美国就记住你。所以他还是这种把他作为英雄的。从我们中国人看来,你算不上什么英雄。但毕竟他付出过。

  奥巴马能力不足?

  窦文涛:我看过一个民意调查,就是90%的人,就是说你问他这个问题,就是说你介意不介意一个非洲的人做总统?都是说不介意。但是关于另一个问题,说你为什么不选奥巴马的时候,大部分人都是说,我不是因为他的肤色,我是觉得他能力不足。所以这个很耐人寻味。

  李灵:因为如果按照肤色来分的话,他就是有种族歧视之嫌,那当然就是不对的。

  郑浪平:对,美国这个是绝对不可冒犯的。

  李灵:但是他自己本身的行为说,自己道德领域的控制那是他的事,但是你说出来就触犯法律,有种族歧视。

  郑浪平:对,有这个悬念。

  窦文涛:我们中国人都爱看那个《24小时》电视连续剧,那个电视连续剧里就是个黑人总统,所以他们说这个电视连续剧也起到了提前推广普及的作用。我觉得你们两位这个选择就挺有意思,就是这次投票率都比往届的高,很火,但是恰恰你们俩似乎代表无所适从的。

  李灵:全都不选。

  窦文涛:不选,你们算少数派了现在?

  李灵:我们算少数派,因为我觉得现在选谁呢?选谁我都不满意,选谁我都不放心。选麦凯恩吧,我看不出来他改变美国的希望,我选奥巴马,我看不出他有改变的能力和经验。

  窦文涛:你这个说的比较概括了。

  美国政治背后有大佬操作?

  郑浪平:对,这就是我们基本上面,比较经过一些人生的阅历、真正是看问题的时候,我们就觉得说,这一次美国政党政治所抬出的两个人,真的是让我们吓一跳。根本没有办法选,一个老到,连我儿子都觉得说这个人还活在冷战时代里面,根本是从博物馆里面跑出来的,而且整个脑筋根本不会变过来了。一个年轻到,他根本没办法讲一些东西,跟华盛顿能够吻合。所以到时候他的思维怎么样变成政策,这会成为一个很大的问题。你当个国会议员,大概可以讲一些原则,讲一些什么东西,到时候你要真正签署这些法案的时候,要做这些政治命令的时候,或者属下的人、都是一流的这些人物,互相发生意见、矛盾,总统做裁决的时候,能不能让大家满意,这都是大问题。

  窦文涛:会在最后一刻,有什么作弊这种行为吗?

  李灵:这个公正的问题呀,永远是相对的,不可能是绝对的,不可能一点都没有。譬如说像第一次跟戈尔选的时候,布什佛罗里达那个选票就是开不出来,就会延缓,一延再延,延到最后是不是已经达到公正了呢?还很难说,最后还是政党大佬们底下沟通的结果,然后由最高法院做一个宣布。

  窦文涛:说不定美国政治也是背后有一些大佬在悄悄操作?

  李灵:当然。

  郑浪平:一样的,你像这次加州现在民主党跟共和党,已经动员了一万多个所谓的职业律师,他们就分布在所有这一些可能选票有变动的投票所外面。

  李灵:进行监票。

  郑浪平:监票,有任何问题的话,立刻就用那种什么电传视讯,全部传到整个计票中心去,然后立刻律师、警察什么的就会到,因为他们认为说这些票,如果你不好好管好,就有人动手脚。在奥巴马的家乡大芝加哥区也是,7000多名律师全部志愿出来,那一天全部志愿、义工在当场压阵,就是说有任何问题,立刻现场处理,现场扣除、现场拍照,然后所有的东西立刻就由视频传到网络上去。

  窦文涛:但是我现在感觉,确实奥巴马这个气势,你看我在北京见到美国的朋友们,问他们,都不加思索的说奥巴马。

  李灵:是。

  郑浪平:美国这八年来,无论是对外战争失人心,还是经济现在走到这样子下坡,还是各种的弊端问题没办法解决。现任政府跟他的政党,一定要所有的责任,不管原因是不是你,不管解决问题的这些能耐是不是新的人也不能够解决,可是一定要有人负责,这是美国政治最基本的一个公民共识。

  “投给奥巴马的票是对小布什的否决票”

  李灵:所以到现在为止,现在弄成这样的一个政治选举的情形,跟布什八年当政确实相关。布什太理想主义了。因为共和党在美国的政治两党当中,它比较理想主义,民主党比较现实一点。太理想主义了,用宗教的名义、用自由的名义,等等发动了这场战争,没完没了,几乎原因也没有查出来,说有核武器最后都没查出来,不了了之。所以弄的财政危机、政治危机、对政府的信任危机,种种危机交错在一起,所以美国人受不了这么一种压抑状况。

  窦文涛:很多人投给奥巴马的票,实际是对小布什的否决票。

  郑浪平:你说这一点就对了。

  李灵:用我们以前的话说,不是你太强大,是敌人太软弱。

  窦文涛:就是看来天下乌鸦一般黑。

  郑浪平:政治就是这样的。

  窦文涛:从两个之中找出一个稍微白一点的。

  郑浪平:这一次就是完全变成最悲哀的民主政治。

  完~~~~~~~~~~~~~




  评论这张
 
阅读(116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