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淑女。个人专栏

大千世界,任我来去如风,坚持独立思考的观点,写原创文章

 
 
 

日志

 
 
关于我

凤凰淑女,自由评论人。人民网强国博客06、07、08三年十大女博客之一。网易、搜狐均被评为著名原创评论人。多家网站邀请开辟个人专栏。写作领域宽广、在评论、杂谈、散文等方面均有大量文章发表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 “野鸡大学”谁说了算?  

2010-07-13 09:28:55|  分类: 精彩网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凤凰淑女:我之所以要引用这篇文章,就是只有这个作者分析的清醒到位,方舟子是“半夜吃桃子按软的捏”,中国无数的文凭造假买卖,在我一篇“那么多在职在位高官读博士,那谁在工作?”已经揭露了高官上班时间混文凭的现实,如今我们需要的是对中国买卖文凭者的追究,尤其是对官员买卖、混文凭、找人代考文凭等等现实的追究,作者说的好,要是说唐骏文凭是野鸡大学,那买卖过文凭的中国大学包括北大清华岂不是都是野鸡大学?本文发人深省,值得一看。

引用

颜昌海“野鸡大学”谁说了算?
 

日前,微软(中国)有限公司前总裁唐骏近日被揭发博士学历来自美国的“野鸡大学”,在网络上掀起轩然大波。就在这一风波日渐升级之时,网上开始流传一份“同学录”,指出国内还有不少成功人士和唐骏一样学历有疑点,引发近百名人“自我人肉”,修改自己在网上的简历信息。与此同时,“野鸡大学”也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

除了担任过微软总裁外,唐骏还是盛大集团前总裁及新华都集团总裁。这是唐骏最引人注目的经历。除此之外,他先后被授予过“微软中国终身荣誉总裁”、“中国十大IT风云人物”、“中国十大英才管理人物”、“中国十大最有价值职业经理人”等头衔和称号。

据中广网2010年7月9日报道,唐骏学历风波持续升温。唐骏出示的“西太平洋大学博士”证书继续被质疑。唐骏的加州“西太平洋大学博士”文凭颁发日期为1995年4月13日,是去微软工作之后买的。根据《芝加哥太阳时报》报道,西太平洋大学在1994年被加州政府吊销营业执照,1996年才续了执照。唐骏刚好在该学校没有营业执照期间买了文凭。因此被认定,唐骏的这张文凭不仅野鸡,而且非法。

野鸡大学是一个贬意词,指一些大学或学院随便向学生发出证书、文凭等,而该些证书或文凭并不获部份雇主或一般大学所承认。此类院校又被称为“文凭工厂”。

野鸡大学,是指虽然是合法机构,但不被所在国社会、专业认证机构认可的学校,主要指标是用人单位不认可、学分不能转移到其他学校。美国地区认证的正规学校全部不接受该学校的学生转学分,同时文凭不可以作为升学的证明。随着中外合作办学的发展,获得学位的形式越来越多,因此教育部正在筹备“境外教育机构鉴定中心”,专门对中外合作办学中外方的资质进行鉴定。

教育部中教国际教育交流中心主任宗瓦说:“现在所谓的国外的‘野鸡大学’,首先要了解一下西方国家办大学的审批和举办是分开的。对于举办的任何个人和机构都可以申请办高等教育。其实我们可以拿国内的情况可以理解为是一种在高等教育领域里面,不管是办学历教育还是办培训,反正它是教育提供者。政府部门对设立这样的机构进行一些法律的审批,主要是对举办的这件事,咱们举个特别一点的例子,像西方和美国。因为欧洲的一些国家比较传统,基本上还是以政府办高等教育为主导的,学历这块的审批也比较严。特别是因为美国它各个洲不一样,各个洲有各个洲的法律。拿美国为例,作为一个个人也好,作为机构也好,甚至作为教会,如果想办大学都可以到政府部门审批,获得批准的话都可以办。但是在办学过程中,办学的质量不是由政府把控的。它是专门成立了一个质量认证体系,美国的质量认证体系有很多了。当然政府对于质量认证的机构也进行了管理。所以要看它是不是‘野鸡大学’首先看它的教学质量是谁来帮它把关的。这点是比较重要的。”

事件引发的讨论已经远远超出了对一个名人学历真假的探究。大众的立场和角度却并非一致。有人认为对唐骏的学历真假没有必要过多关注,因为唐骏的成功和学历真假没有太大关联。但也有人支持对唐骏的学历继续追查,因为归根结底是要给这个社会的价值观一个说法。7月8日,百科网站“互动百科”副总裁吴彦鹏表示,唐骏“学历门”事件爆发之后,互动百科上“唐骏”这一词条已被修改过三次,其“美国加州理工大学计算机专业博士学位”的内容已经被删除。最新版本的词条显示:“唐骏,1962年生于江苏常州;毕业于北京邮电学院,后留学日本、美国,分获物理学学士、电子工程学硕士和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在美国创建游戏软件公司和娱乐影业公司”,词条中只字未提颁发给他博士学位证明的学校的信息。吴彦鹏同时透露,近一周之内,有近百位名人的百科词条都发生了不同程度的“被修改”,不过,尚不能确定修改者是其本人或经其本人授权。至于具体哪些人的信息修改了,吴彦鹏未予透露,只表示:“大部份被修改的内容都集中在近期较为敏感的求学经历以及所获得学位方面。”

可见,中国人追求被外国“野鸡”的,实在不是少数。

这次唐骏的“学历门”事件,引爆了“学历是否真代表了能力?”的争议,如果说学历真不代表能力,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想尽办法来“美化”自己的简历?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的副院长刘尔铎教授认为,学历就好比古代的功名一样,是进入官场、商场的“入场券”。他说,一旦事业有成,那么学位、学历就不见得一定是那么重要,只是要走出第一步,学位和学历就不可少。

刘教授说,中国自古传统就是功名第一,“非进士不得入翰林”,同样的官员,有没有学位,自己就会感到自卑。刘尔铎教授说,很重要的一个问题是—当事人想要借“学历造假”达到什么目的?如果目的有问题自然就会有人出面来戳穿谎言。简历上有个高学位,就好像有个比较煽动的新闻标题一般,能够发挥吸引注意力的Eye catching 作用。

他还表示,如今中国的官场上,副部级以上的官员可能就不那么重视学位,但是局处级的官员可能就需要学位来升迁、就算不能升迁,也可以作为“学者”,底气似乎也“比较足”。而当事人本身怕别人看不起的自卑心态、还有社会对高学位的人士的确另眼相看的事实,更是助长了学历造假的风气。

然而,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的副院长刘尔铎教授给官府留了很大的面子。其实,中国大陆官场不是“助长了学历造假的风气”,从根本上来说,文凭造假之风,是官府带头吹起的。众所周知,近20年来,中国忽然“人才济济”,成了世界上最大的硕士、博士授予国。其中,很大部分是授予各级官员的。大凡打开各级公权部门的网站,若有主要官员的简历,就可以看到几乎人人都是硕士、博士。比如前深圳市长许宗衡毕业于湖南省交通学校汽车专业,是中专学历,但当上官后,却于1986年9月再湘潭大学中文系取得本科学位;但湘潭大学学习的这个“本科生”却同时在中共湖南省衡阳市委组织部干部科当科长。南下深圳后,许又成了名牌大学的法学专业硕士研究生;1996年1月许宗衡在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院民商法专业研究生班学习,“学习”时他担任深圳市委组织部干部培训处处长并在岗。1999年8月,他在深圳市委担任要职,却在美国国际东西方大学工商管理硕士研究生班学习并取得文凭。在中国大陆官场,许宗衡这样的的“人才”,遍布衙门。可以说,中国所有大学,都为这些官员发放过文凭,授予过学位;包括最有名的清华、北大。

当然,我们可以将美国西太平洋大学、美国国际东西方大学之类的不著名学府称为“野鸡大学”;但众所周知,美国的著名大学士是绝对不会买卖文凭的;即使美国一些不著名的大学,也绝对不买卖文凭。所以,是否是“野鸡大学”,“不被所在国社会、专业认证机构认可的学校,主要指标是用人单位不认可、学分不能转移到其他学校”的标准固然重要,但恐怕“是否买卖文凭”这个标准比上述标准更重要。因为美国、欧洲以及国际其他教育监管机构,如果发现大学买卖文凭,一律严惩不贷。若按照这个更重要标准判断,那么中国所有的大学在20多年来,都干过买卖文凭的勾当,其中绝大部分买主,是中国大陆的各级官员。所以,中国所有大学都成为了“野鸡大学”,在全世界蔚为奇观,堪称一绝。

特别是中央和省市党校,当官的可以一不参加学习和考试,二不自己出钱,钱公家出了(当然在其他大学买文凭也是公家出钱,官员们几乎所有“野鸡”而来的文凭,钱都归纳税人支付),就可以堂堂皇皇地拿个本科,研究生什么的文凭,这在官场上这是公开的秘密。而这种文凭还非常有中国特色:只要在当官,文凭就是有效的,但到其它部门却没有人认可。严格来说,充斥整个中国大陆的党校,就是自上而下的系统性“野鸡大学”。尽管中国大陆官场的硕士、博士如云,但至今没有发现一篇具有世界性影响的论文。而且,其中很多博士,据说连遣词造句的功能都消失了,所有文章包括讲话稿在内,都依靠秘书。他们的硕士、博士学位,仅仅成为升官发财的“敲门砖”而已。

这次唐骏的“学历门”事件,据说在很大的层面上是属于诚信的问题,理由是如果一个企业上市的时候,主要经营人的学历都是假的,又如何能够让人相信这家企业的财务和运营会是公开、透明的?那么人们为什么不问:当一个政府及其公权部门的很大部分的掌权者都靠买卖而得到学历和文凭,又如何能够让世界相信这个国家是诚信、可靠的?!

其实,在唐骏博士文凭上的纠缠,实在是一件可悲的事情,因为这个细节实在是无关大局。唐骏究竟是美国西太平洋大学的博士,还是加州理工大学计算机系的博士,不应该成为问题的焦点。问题的焦点在于:中国大陆早就成为了一个吹牛、撒谎的超级大国。方舟子选用一个无权无势的唐骏开刀,本身就证明了其“打假”的虚伪和怯懦。公平地说,唐骏即使有文凭造假行为,但和中国大陆官场的造假相比,实在不值一提。

对于唐骏的能力和才干,人们都无法否认,他的确出任过微软中国区总裁、盛大的总裁,现在也真是货真价实的新华都集团总裁兼CEO。按照今时今日的标准,算得上是商业社会里的一位成功人士,起码一直步步高升。拿西太平洋大学文凭还是拿加州理工大学的文凭,并不影响大众对唐骏成功的定位。中国人喜欢说一句话:英雄莫问出处。在一个大部分国民都没有大学毕业文凭的国度里,在一个处处都因为文凭而影响就业的国度里,一个文盲英雄会被大部分的国民引为知己同路。而知识精英阶层越是在这个问题上进行打击,这位文盲英雄的群众基础也就越是稳固,越是受到欢迎;在文凭问题上纠缠得越久,支持和同情唐骏的人也就越多。

唐骏以枭雄的身份扮演英雄人物,能对他造成真正伤害的也只有道德力量:是否诚信。但是,在一个被官府早就抛弃了的所谓“诚信”,诚信的道德在民间几乎就毫无约束力。过去数十年间,类似的任何一个公众人物,都没有因为撒谎而遭受了严厉的惩罚,政府如此,民间也是这样。比如许宗衡并不是因为假学历丢官,官场过去和现在也没有任何一个官员因为假学历而遭到组织的“质疑”,甚至很多假学历都是“组织”一手操办的;教育部正在筹备“境外教育机构鉴定中心”,却不会准备对官员的“在职”学习文凭进行一次鉴定。在民间,既没有李泽楷因假学历而影响到他的上市公司,吴征也没有因假文凭而造成其阳光传媒的破产。

当代中国社会,本身就存在一种不诚实同盟,但却没有人愿意去揭穿。大家有一个基本共识:中国大陆根本没有诚信的存在。从官府开始到整个社会,都为名利的成功而不择手段,整个社会道德已经逼近甚至超越了底线。

所以,在官府没有下决心检视道德、恢复诚信以前,揪着唐骏不放无疑是一场闹剧,且不会有任何结果,即对整个社会没有任何助益。也因此,美国西太平洋大学到底是不是“野鸡大学”,中国人说了不算。只有中国人将包括清华、北大在内的所有大学弄清楚20多年来到底向中国官场卖出了多少文凭,并制定有效制度保证它们今后不再“野鸡”,然后才有资格回过头来追问外国的“野鸡大学”。

  评论这张
 
阅读(550)|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