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淑女。个人专栏

大千世界,任我来去如风,坚持独立思考的观点,写原创文章

 
 
 

日志

 
 
关于我

凤凰淑女,自由评论人。人民网强国博客06、07、08三年十大女博客之一。网易、搜狐均被评为著名原创评论人。多家网站邀请开辟个人专栏。写作领域宽广、在评论、杂谈、散文等方面均有大量文章发表

网易考拉推荐

当今谁在与知识分子为敌?(原创)  

2011-12-07 10:51:31|  分类: 原创评论,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凤凰淑女

    吴稼祥在微博说 :凡是以知识分子为敌的政权,都已经病入膏肓。

   说的对,社会发展不可以敌视知识,也不可以敌视知识分子。

  不过现在中国无论身居庙堂之高的人、还是坐拥千万亿万资产的大小企业老板,谁不是知识分子?如今穿草鞋踩牛屎的人是无法走进铺了地毯的殿堂里去的,更无法走进高高的讲台或者神圣的研究机构。问题是中国人大部分都已经成为大小知识分子后,这种敌视知识分子的倾向却更明显了,则值得寻找原因。

知识是需要尊重的,知识分子要有操守,士子要有脊梁。中国的知识分子变的个个开口就是钱,那里还有斯文和尊严?当然你可以说“经济是基础”,可以说“那是制度逼迫的”,说对了,当社会不需要坚守科学底线的硬骨头,而只培养了一群唯利是图见风转舵的软骨头的时候,那披了知识分子外衣的人们,就受到人们的鄙视。这其中不乏若干自称“经济学家”的教授,也不乏若干在科学殿堂里当學霸的院士。

有老师告诉我,她们周末给小孩上体育课,接着就是一句“挣钱散!”这让我很恶心,这样的人不配称为知识分子。曾几何时,羞于说钱的知识分子开始大张旗鼓的去弄钱了,去说如何成为万元户了。(现在万元户都太小儿科了,当时可是奋斗目标哦)。很多知识分子挖空心思想的,不是如何科研出成果,而是如何投机取巧、寻找所谓的课题经费,然后从中提成,迅速成为科技界、教育界的先富起来之人。弄一百万来提成百分之十,富裕的很容易啊!就是卖个科技项目也没这么容易发财的!怪不得那么多人放弃埋头搞科研呢!浮躁的很啊,知识分子变了。以前甘于贫穷,甘于奉献,现在“谁受穷谁狗熊”了,“谁奉献谁傻瓜了”嘛。社会的躁动搅乱了知识分子的心,社会的改变也改变了一大群知识分子。

这几十年来,我们总说我们中国的科技落后没有进步,总说我们中国没有人才。实际上,是中国的知识分子被引领到了一条只挣钱发财不说知识分子良心的道路,我觉得,这也是引路方向不对造成的,中国的知识分子过去是一批很懦弱的群体,而且人少,形不成一个发言的群体。经过了六十年的教育普及后,知识分子的人数大量的增加,可以说,中国基本上人人都是大小知识分子了。这本来是一个可喜的现象。但为什么人们更加不尊重知识分子了呢?当自己都是知识分子了却反对知识、反对知识分子呢?这还是要找知识分子自身的问题,看看那些高级知识分子他们在替谁说话,他们的言行代表了谁?当所掌握的知识不替社会公平、发展、进步做贡献而只替少数人说话、代表少数人的利益的时候,知识分子的人格被大打折扣,被攻击被瞧不起甚至被敌视那就在所难免了。

中国需要知识,中国需要知识分子!中国的知识分子也必须崛起,中华民族才能摆脱愚昧落后、不断进步。但是中国需要一个良性的机制,让搞科研的人能够安心,潜心研究而不去关心钱的问题;不要把知识分子逼到四处找钱挖空心思,(所谓逼良为娼也是有的)正常的申请科研经费的路应该透明、畅通、公平才好。

中国需要严格的把握教授的标准,一旦聘用后的教授应当给于相应的物质待遇,不要让他们变的很陋烂。现在大学教授退休工资待遇还没有中学老师高,这有点奇怪。大学老师们,在五十年代是很值得尊重的职业,他们待遇高,有操守,比如著名的历史专家徐中书教授、著名的数学专家张鼎明教授,他们的待遇都比中央最高领导低不了多少。可是现在大学教授,无论是北大的还是川大的,都物质匮乏,只要不出去挣钱,那就是穷人一个。问题是出去挣外水了,本校的学生谁管?

目前中国最油光水滑的当属那些“搞经济研究的”知识分子了,他们貌似在引领这一场经济改革,他们到处演讲,四处吹嘘经济改革新观点,他们最能代表目前中国对知识的需要,因此他们也最富裕。没有人能比他们的收入。

因此中国的知识分子进入了投机、实用主义。连学校设立学科和系,都不再考虑人文和长久的历史传承,把历史系改为旅游系!真是风牛马不相及啊!这类投机取巧的事情也许只有中国才有。

如今国家开始文化改革,知识分子应该是首当其冲。知识分子该是有文化的,这个话没人同意,因为现在很多知识分子没文化,没信仰,没追求,没方向,没骨气,这大概也怪不得知识分子本人,因为所谓的知识分子,也是生活在一个制度里面的,社会怎么引领,知识分子就怎么变色,否则无法生存。我曾经认为知识分子要坚守骨气,但后来发现有骨气的人都“死的早”啊。但是,制度还是需要一个机制慢慢地培养起知识分子的骨气才好。比如让他们说真话,说有立场的话,说为社会发展有好处的话,说坚守科学的话,反对伪科学家,反对伪知识分子。(凤凰淑女)

  评论这张
 
阅读(6604)| 评论(1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