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淑女。个人专栏

大千世界,任我来去如风,坚持独立思考的观点,写原创文章

 
 
 

日志

 
 
关于我

凤凰淑女,自由评论人。人民网强国博客06、07、08三年十大女博客之一。网易、搜狐均被评为著名原创评论人。多家网站邀请开辟个人专栏。写作领域宽广、在评论、杂谈、散文等方面均有大量文章发表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藏獒:评张生《周立波在达人秀上秀出了什么?》  

2011-07-17 17:02:51|  分类: 精彩网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温州藏獒:评张生《周立波在达人秀上秀出了什么?》

 

费点墨

(“论语堂”国学工作室 温州 325035)

 

自南京毕业以来,栖居东南偏地,几乎等同回到县里,本不待关心什么“波波”、“达人”。虽有电视转播,波波在达人舞台上“秀”了什么,我亦懒得思考。因为处在亢奋和自我膨胀状态的人,除了让他“自爆”以外,几乎没有其他办法遏止他的言行。今晚,凑巧看到张生关于中国达人秀的文章,觉得不说几句有些对不住这个全民娱乐的时代。

事实上,我觉得周立波先生的回骂可能是有意的,因为这样做的结果,不仅证明了自己,也成就了张生。或者说,他的谩骂以成就张生的方式证明了自己在修养上的确有问题。因为有张生评价在前,这里再去批评立波就显得为人太不厚道了。所以,我只是想就张生的文章说上几句。

首先,我认为张生对于达人秀的评价还是比较中肯的,只是批评力度略显不够(这当然包括他对波波的评论)。我认为,要评价波波的修养,仅跟踪几场达人秀上的表现显然是不够的,应该将波波在“壹周立波秀”上的表演也涵盖进去。网上时常报道,西方人对于中国游客在旅欧期间,在公众场合大声喧哗,疯狂扫货,随地吐痰,夹塞插队的行为颇为不满。报道出来后,国人,尤其是专家学者纷纷予以批评,其说法与张生点评周立波一般,通常都归结为国人的文明程度和教养问题。我以为这些说法不能说不对,但是对于有效“提高国民教养”本身的意义并不大。关于这一点,周立波先生就做了很好的示范。在诸多评论中,惟有凤凰网上邱震海评论员当时说了一句很靠谱的话,原话自然是记不得了。大致意思是,他觉得自己的同胞也蛮可爱的,只要理解这些同胞正处在人生的特定阶段,张扬,不太讲究也属正常。“富过三代”以后,这些同胞自然就会有些教养了,因为“富裕”成了一种习惯,或者已司空见惯,就不会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同样道理,波波度过了人生的暴发阶段之后,自然会有些修养的。对于这位可爱的上海同胞,张生其实也不必太过介意。

其次,张生在文章中,其实并不想专门批评波波一人,他只是想借波波批评我们这一代人,当然也包括他自己。事实上,相较港台出生的同胞,我们的确都是从县里来到城里,从改革开放之前的农业社会走到现代社会的,这与伊能静、黄舒骏两人的人生背景的确很不相同。他们二人的成长期,港台社会早就进入了现代工业社会,周围的同学朋友中,县里人极少见,所以其教养自然更符合城里的品味。我们就不同了,上山下乡的知青且不去说,就算是我们生在六十年代末,赶上改革开放的城里人,其实也和台湾地区的县里人没多少区别。因为八十年代末读大学时,我们连电话都很少用,通常用电报、书信的方式向家里报告经济拮据及自己在学校里遭遇的种种不幸。只有在港台的录像片里才知道黑色的大砖头,其实是一种便捷的通讯工具,名曰“大哥大”。如果中国达人秀那时就在港台举办,而周立波又早生了十年,估计也会被另一位长得蛮像黄舒骏的台湾评委笑问:“哦,你是县里来的!”由此可知,张生批评的其实是肉体在城里活着,精神却停留在县里,生怕别人瞧不起自己,生怕别人看不出自己文雅的某一类人。波波如果自认为自己不是,一笑了之就是,太可不必介怀。反而,现在隐忍不住地谩骂,结果恰恰证明了自己的萎顿。没错,卓君就是县里来的,而且还是农村来的,这本来就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波波最初的“优越感”也很正常,因为除非自己将死,或者道德高尚成了圣人,任何一个城市人见到农村人,往往都会自觉不自觉地表现出这种优越感。由此,我认为,张生想说的是,“优越感”不应表现在进城时间的长短(或者停留在城里的时间长短),而应表现为对文化内涵的自觉追求。

如今农村人卓君已成了“中国达人”,将要签约国际公司,不久或者也就成了城里人,上海人或北京人?但是比达人秀表演更为艰巨的考验却是自我文化精神的累积。不然,十年以后,当然啦!其言行举止仍有可能会被城里人反问“你是县里来的啊?”由此可见,我们六十年代出生的一代人,教育背景的原因,要克服的东西很多,要学习的东西也很多。波波出名了,张生以之为案例,予以点评说明,并没什么不妥。因为这样的点评,批判的不是某一个人,而是某一类人,某一种现象。在这个大同的社会,我们活在其中,身上难免就有这类人的劣根性,批判波波也就等于是批判了自己。难道这也不能接受?如是这样,各色达人们即使时间上度过了乍富小人的心理暴发期,也学了些咏叹调及西化的文雅举止,再到欧洲,其可能还是会随地吐痰的。

 

 

                                                                                          2011年7月14日晨,雁荡芙蓉宾馆227室

  评论这张
 
阅读(13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