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淑女。个人专栏

大千世界,任我来去如风,坚持独立思考的观点,写原创文章

 
 
 

日志

 
 
关于我

凤凰淑女,自由评论人。人民网强国博客06、07、08三年十大女博客之一。网易、搜狐均被评为著名原创评论人。多家网站邀请开辟个人专栏。写作领域宽广、在评论、杂谈、散文等方面均有大量文章发表

网易考拉推荐

父亲和老家就这样一起没了(作者:凤凰淑女)  

2012-03-03 12:08:57|  分类: 原创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凤凰淑女

      父亲的龙门阵很多,都是过去的老事,有战争年代的种种经历,有授衔时期发生的故事,有生养我们的种种养育之事,也有他的老家、那些曾经的亲人的陈年旧事。

     狼牙山下,一座小小的山村,半山腰上石头砌的一些房子,贫困,缺水,有爸爸的爸爸,那个留了山羊胡子的、一说话就微笑的慈善老头,他一直非常贫穷,跟今天农村的任何一个老人没有两样,中年丧妻,一个人拖拉了三个男孩长大,父亲是他的第三个孩子。一九三九年父亲跟随了游击队上山去打鬼子了,小小年纪就离开了这个贫穷到无任何财产的家。当时并非是有觉悟,据说就是因为跟着部队有碗饭吃,于是就跟着走了。留下父亲的大哥、二哥和父亲的父亲在家里守着那些石头多土少的贫瘠的土地。甚至连吃水都要赶着马去山下取水的地方,没有公路,马蹄踩在曾经的小河现在已经干涸的河床上,发出凄厉咔嚓的打滑声音,该是多么的贫瘠的地方啊!甚至解放十年后,那个地方仍旧没有水,人们仍旧要到山下去取水。狼牙山虽然有抗日悲壮的“五壮士”跳崖殉国,但这不能替代它的贫瘠和落后。

   很小很小的时候,我曾经跟随父亲回去过一次老家,那次我们是骑马,从一个县的某村出发,农村的舅舅牵着马,马上有两个背篓,一边一个,里面坐了小小的我和弟弟。妈妈则骑另一匹马,手中抱着更小的一个弟弟。那匹马由父亲牵着,就这样用脚走到了父亲出生的那片大山里的小村庄。后来父亲带了我到狼牙山上四处转转,我想那里大概是父亲小时候放羊的地方,他是在寻找他的童年。没有见到树木和草,只见贫瘠干旱的石头上有蛇退下的皮,长长的干干的,山上渺无人烟。悬崖依旧,站在那里看悬崖,我听父亲讲了狼牙山五壮士的故事,虽然我当时大概才三岁左右,没有读过小学课本里面那篇文章。

     老家的爷爷也就是那次看到的,他团团脸山羊胡子笑咪咪的样子,给我留下深刻印象,这是我唯一一次看到爷爷,也是最后一次看到他。文革前的一年父亲回过一次老家看望他的爸爸,并带回一筐老家特产,但随后就听说爷爷去世的消息。没有看到爸爸哭,因为爸爸离我们很远,他在守卫边疆,我没有机会看到他失去爸爸的表情。

      那次回老家,还看到爷爷的另外两个儿子,大儿子都快成小老头了,农村人显老,是个村支书,有媳妇儿女一大家人,日子过的将就,还能吃饱饭大概。我们似乎到他的宽屋子吃过一顿饭。相比爷爷的小屋,他家就算大宅子了。但没有更多的印象留下,尤其是对他长什么样子我完全感觉模糊,似乎他就没有很好的和我说过话,所以我没有机会看清楚他的脸。那个他的妻子我大概该叫婶子的,咋呼着招待了我们一下,感觉上不那么亲密,农村能招待你吃上一顿饱饭当时就算很大的事情了,我看到县城到处都是乞丐,为了一碗饭,站在别人家门口乞讨。不过那个小山村太偏僻吧,是个连乞丐都不愿意去的地方。

      爷爷的二儿子也就是父亲的二哥非常贫穷,是个赤贫,没有结婚,没有家产,没有任何能力招待我们,印象中他就那么闪了一下,就不见了。但我知道有这么个人,绰号“二老歪”,不瘦不高,样子貌似很像爷爷。几十年不见的兄弟和弟妹以及侄儿侄女回来了,他招待不起,一定内心很痛苦和尴尬。

     我的父亲跟爷爷长的一点不像,我相信他一定像了他的妈妈,但他的妈妈在他一岁的时候就去世了,没有留下画像和照片,谁也不知道这个农村妇女长什么样?她的娘家在哪里?她曾经是怎样的一个农村姑娘?她的一切信息都随着她的离去消失了,再也没有任何人还记得她曾经的过去。我想,一个女人就这样悄没声的消失了,农村有多少女人都是这样,默默的来了,默默的又去了。假如没有生在大户人家、没有一本家谱记下曾经的她,她就这样的没了。我的奶奶也就这样的没了,只能在父亲的口述中,偶然能提到他的母亲。

   那样一个贫瘠的老家,但父亲还是十分牵挂,一有机会他就想回去,不通汽车不通火车的地方,都不知道父亲是怎样辗转到家的?又不知道父亲是怎样将那些山货核桃之类的用什么样的方式运到某个通汽车的地方、再放上火车、扛回家里,半夜到家了,我们都睡着了,父亲会兴奋地摸摸我们的小脸,我睁开眼睛,惊喜的看到是父亲回来了,高兴的半夜就要爬起来不睡觉了。父亲像我展示他带回来的老家山货,并告诉我等天亮了一准给我吃,我才高兴的睡去。父亲回老家的机会实在是不多,因为他没有时间,路途遥远,他身为军人戊守边疆,职责所在,连看我们的时间都没有,更别说回老家去看望年迈的爷爷,真是忠孝不能两全。

  当爷爷去世以后,父亲回老家的动力就没了,以后再也没有听他提起要回老家的话题,哪些老家的牵挂其实就是爷爷,一旦爷爷不在,那么老家就成了一个概念。父亲逐渐的老了,越来越少的听到他提起老家,那个叫赵各庄的地方离我们越来越遥远,我们甚至不知道那里是否还有亲戚,还有没有堂哥弟姐妹?反正我们甚至连那个方向到底在哪里都模糊了,填报档案,再也没有老家那一栏,翻看后来单位要我们填报的表格,连父母一栏都省略,好像我们都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人,天生的。

   老家的概念就越发遥远了。

   后来又一天,父亲心脏病重了住院,没有任何交代就离开了。从此我们和老家那条线就戛然而止。我们不知道自己的根在南北东西,那个曾经的遥远小村庄,那么渺小,那么偏远,地图上没有,我们填报的档案里没有,哪里都没有,它,随着父亲的离去,就这样消失了。

  其实它还在,但我们已不知。(作者:凤凰淑女)

  评论这张
 
阅读(46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